从薛氏兄弟 想到温州文化联姻

  2011年8月20日温州日报瓯越副刊风土版登载了《薛里昆仲爱乡卫国》,文中主人公薛氏兄弟都曾留学日本,老大薛济光学的是法律,学成回国后报效乡梓,深得百姓爱戴,是瑞安第一位执业律师。老二薛济明回国后,担任浙江大学工学院教授,后任浙江省化工厂厂长,主要生产打击日军的军工用品。此文引发了我对温州文化家族联姻现象的兴趣。好多学人都说温州的文化人在民国时期很惬意,温州人在当时的文化界也是响当当的。而这,跟温州文化家族联姻不无关系。

  你知道薛老大的儿女亲家是谁吗?是瑞安陈家,薛济光的女儿嫁给了“东瓯三杰”之一陈虬的孙子。薛济光是南宋吏部尚书、永嘉郡开国公薛良朋的后裔,其祖父和父亲都是儒生,书香门第,薛的女儿善工笔丹青。陈虬是我国近代著名的思想改良派,参与创建中国第一座新式中医学堂——瑞安利济中医学堂,陈薛联姻,门当户对,可谓文化联姻。

  而在温州古代历史上,陈薛联姻也是有先例的。为薛良朋撰写圹志的南宋陈傅良,是永嘉学派承前启后的巨擘,曾在市区南塘开设南湖学塾,执教五年,相当于办了“高考复习班”,“从者数百人”,学生中有后来的兵部尚书和礼部尚书,陈傅良的女儿就嫁给了当时温州望族的薛叔似的长子薛师雍。薛叔似是永嘉学派开派宗师薛季宣的从侄,陈傅良和薛叔似既是同学又是同僚,两家通婚联姻,也属“气味相投”。而且薛叔似的次子薛子舒还娶了陈傅良从弟陈谦的女儿,又成就一段陈薛联姻的佳话。陈谦与陈傅良、薛叔似都是南宋乾道八年进士,同朝为官,且同为薛季宣的弟子。薛叔似提前退隐后就定居在南塘街,其从侄薛师石(状元木待问的女婿)还曾留下以《题南塘薛圃》为题的探访族叔的诗篇。

  此外,还可以说说的文化联姻是,陈傅良的夫人是北宋“永嘉元丰九先生”之一张辉的孙女。陈傅良的学生、兵部尚书蔡幼学(瑞安人)的岳父是永嘉学派学者郑伯英。郑伯英与陈傅良交厚,且与薛师石的岳父木待问是同年进士,曾上书极言秦桧之罪。再回到薛济光身上来,薛济光的发妻徐丽华是“永嘉先生”、温州军政分府都督徐定超的侄女,国文底子深厚。

  据此可以管窥,正是传承有序、联络有亲的温州文化主流精英阶层延续了温州的文脉,南宋永嘉学派和永嘉诗派(永嘉四灵)的发展壮大就与此密不可分,并成为温州社会热衷讲人情、讲关系的渊薮,换言之,温州人爱抱团的文化现象与此不无关系。从某种程度上说,正是温州历史上主流文化精英阶层的联姻关系促进了温州文化的发展和进步。

上一篇:福安高岑薛氏宗祠 下一篇:注意检查底盘修半轴换外球笼修包